Deisler與Hoeneß召開記者會宣布退役...

 


    真的、真的,心又再痛了一次。02年的世界杯熱身賽,讓我對德國隊的未來產生了絕望感。06年的Bayern訓練賽,讓我因DFB的世界杯黃金中場的不完美,感到遺憾,即使有了Ballack、小豬、Poldi,但我就是想看那黑暗時代裏的日耳曼雙星,共同舉起那金杯。然而,那兩次的心痛時,我心底至少還有個微弱的聲音告訴我:「還有機會的,他還年輕」。如今,這個焦雷札札實實轟在我的腦門上,一股寒意從腳底透上全身,我心底的希望之聲,已不再出現


 



    


此景將成絕響                      引退記者會上的Deisler     


 


     在我身邊的很多足球迷都會提到Sebastian這個名字,但他們多是指那位名轟義甲的小巫師Veron。但在我心裡,它永遠是屬於Deisler的,就如同Oliver之於Kahn一樣(雖然我很喜歡的BierhoffNeuville也是)。因為,他是在德國足球陷入一片黑暗時,出現的第一抹耀眼光芒。


 


德國足球的黑暗時代


 


    我知道Deisler的時間並不算早,大概是在98年的時候。當時的德國國家隊剛剛結束了令人痛苦的98年世界盃之旅,以老將主體的球員們已經開始無法抵擋歐洲其他國家水準提高後的衝擊。猶記得99年我去德國玩,某天晚上看到了一場與美國隊的友誼賽,看到當時比數是02。我心裡想:「輸得那麼難看的比賽還重播?」(因為先前在台灣時已有一次德國在友誼賽慘敗給美國的新聞)。但後來才知道那是當年對美國佬第二次的慘敗。


 


    此後乃至於到2000年歐錦賽的每次比賽,德國隊給我的印象都是一樣地:沒有一個強而有力的dribbler能把球帶到前場、撕開對方的後防線,沒有一個gamemaker能組織出靈光一閃的漂亮攻勢(HasslerMatthaus已經老邁,Scholl則是獨木難撐大廈)。HamannJeremiesTarnatZiege都是非常盡職、堅實的防守中場,BierhoffKirstenJancker就別提了)也有其一定程度的攻擊能力。但我所能看到的是,一群工兵中場無法以技術突破對方的防守,無法把砲彈精準地送到鋒線的腳下,進而製造出致命的得分良機。當時的DFB擁有的是一具老邁無力的進攻機器,當進攻無法對對方造成威脅時,當時德國隊並不算差的後防線也就只有挨打掉分的份,2000年的小組賽出局恥辱,就是這樣來的。當時與德國同組的葡萄牙與英格蘭,都讓我這德國迷既恨又妒,Figo在右路的美妙突破無人能擋,Beckham的那球精準傳中更是直刺德國人的心臟。當小貝將球以胸部停下,將球凌空傳向禁區時,是多麼令人目眩?一個兼具速度與隱蔽性的傳中球,畫出的那道美麗弧線,竟然能讓三個英格蘭球員同時得到破門良機,這樣的神妙演出,讓我不禁去想:我們德國呢?


 


希望之星的橫空出世


 


  當時,雖然看了這麼多別人的好,看了這麼多日爾曼戰車的老邁,卻有那一抹渺小的希望之光,在那黑暗時代中被刺眼地點燃。那就是在歐錦賽對羅馬尼亞的第77分鐘,Deisler登場了,當時的Deisler有一個綽號,叫做「德製Beckham」,如此可知他的crossing有多精準了得。但我看到可不只是如此,我看到了一個娃娃臉的年輕人,以靈巧的盤帶,與Munteanu, Chivu等羅馬尼亞球員的凶狠防守,展開了激烈的對抗。而後與英格蘭、葡萄牙的比賽,Deisler也是以他快速精妙的帶球突破,不停地為德國隊製造機會。或許他當時的傳球看起來沒有像Beckham那麼驚人,盤帶沒有像Figo那麼曼妙,但對於一個20歲的年輕球員而言,這樣的表現已足以讓我瞪大眼睛,引頸期盼他的未來。只可惜,當時DFB的老邁遲緩的進攻系統並沒有辦法給他帶來更多的支援,這也讓他的許多精采演出成了空響。


  


在柏林時的意氣風發                                                                           參加02年世界盃資格賽


 


   Ballack不同的是,雖然兩人都在年輕時受到矚目,但在當時技術流球員嚴重缺乏的的德國,擁有超凡控球、盤帶技巧的Deisler才是最耀眼的超新星(Ballack則是在01-02賽季才徹底暴發,而且他比Deisler年長了3歲)。同樣身為當時 德國足壇最有創意的雙子星之ㄧ,Ballack仍有著頭球出色、身材硬朗、長射能力強等傳統德國足球員的特色。但Deisler擁有的是德國足球稀有的美妙控球技巧、巴西人般的良好球感、柔軟而具創造力的足球意識,而他的「稀有」特質,也讓他初出足壇之時就比Ballack更備受期待。


 



   


黑暗時代的德國雙子星                       在Bayern時少有的奮戰鏡頭


 


 


炫燦而脆弱的黃金右腳


 


    但當這位不世出的天才才在國家隊初綻光芒時,他對傷病早已不陌生。才20歲的Deisler的右膝,就已經在分別在989月、9912月分別動過一次十字韌帶手術。歐洲國家杯後,Deisler的足球生涯曾有一段健康的好光景,他為Hertha BSC Berlin出賽了43場比賽並攻進了7球。在國家隊,Deisler10場出賽中貢獻了2個入球,他的國家隊主力右中場的地位也愈來愈穩固。但好景不常,在2001年的10月,他因右膝關節脫臼再度被送上手術台。


 




傷病始終與這位天才為伍...


 


 


    由於02年世界杯已迫在眉睫,小代非常努力地為他的第一次世界盃復健。而Deisler也及時在02年的世界杯前復出了,他復出的情況相當良好,甚至在復歸國家隊的第一場比賽就攻進了一球。正當大家都對Deisler的良好恢復感到喜悅,進而期待他在世界杯大展拳腳之際。在518,與奧地利對陣的世界杯前最後一場熱身賽中,噩運再度降臨在小代的身上。第21分鐘時,他的右膝軟骨因一次拼搶而受傷,因而讓他錯過了生平第一次世界盃。


 


   長期而頻繁的傷病折磨,讓這位年輕的天才承受了莫大的情緒壓力。在加入Bayern的前兩個賽季,他仍是在養病與短暫復出交錯的生活中度過。終於在2003年,Deisler身體的傷痛雖時有好轉,但身體傷病的壓力轉至他的心靈,他患得了憂鬱症。之後,Deisler在教練、家人以及佛教的幫助下,再度從身心的折磨中站了起來。


 


短暫的復出國家隊


 


   雖然他還是錯過了04年的歐錦賽,但在04-05賽季,Deisler代表了Bayern出賽了32場比賽,而且在聯邦盃中表現精采的他,讓我直覺地期待,小代將成為DFB黃金中場的最後一塊拼圖,在德國世界盃中大放光芒。可惜上天還是再度捉弄了Deisler,也捉弄了我這個死忠的德國迷,只是一次Bayern的例行性練習,只是一次Hargreaves的搶斷,讓他又足足休息了八個月。命運又一次粉碎了Deisler的世界杯夢想,而且是在德國國民前踢世界杯的最大夢想。當時的Deisler仍信誓旦旦地說他會回到綠茵場上,而他也回來了,在06-07球季為Bayern披掛上陣了4場比賽。


 


  


此景已待成追憶...                                                      充滿遺憾的夏日童話...


 



 


    雖說小代身上的傷是好了,但他的心終究也是倦了,厭倦那希望、絕望的反覆來回。此外,每次當他受傷、復出時,就總會招致些惱人的批評,而乖乖牌個性的他也一再默默地承受這些壓力,直至他再也無法忍受。於是,他於2007年的116作出了退役的決定。這或許對Deisler而言是另一種幸福,因為他再也不需在乎HoeneßMargath對他的批評,再也無須在意KlinsmannLow是否願意將他選入國家隊了。


 


我心中永遠的遺憾 


 


    作為一個永遠的德國隊球迷,我真的很希望能看到Deisler在綠茵場上活躍。或許,Schveinsteiger已經站穩了國家隊邊中場的主力地位;或許,小豬、SchneiderLahm也有著同樣迷人的創意與技術;也或許,Ballack的崛起,已經讓德國國家隊再度重回強隊之林。但是,我永遠忘不了Deisler曾經帶給我的感動,他那融合了細膩、創意,卻又充滿速度、爆發力的凌厲盤帶突破,永遠會留在我的腦海裡。即使已經有了Ballack、小豬、Frings、施哥,但只要少了Deisler,就是留有遺憾的DFB黃金中場組合


 


    身為一個同樣踢過足球、受過傷的人,我能猜想到小代的傷病有多痛苦。我的右膝曾因半月板軟骨破裂而手術,左膝也有同樣的傷。每當我受傷一次,就必須忍受將近半年甚至以上的痛苦,別說無法像以前一樣踢足球,那種對自己「身體真能復元嗎?」的那種恐懼,才是更可怕的,而Deisler必須一再地承受這些。我的半月板受傷,已可說是常見運動員傷害中較輕微的了,而這為被上天賦予足球天才的年輕人,他所承受的苦痛(2次十字韌帶撕裂、1次膝關節脫臼、1次十字韌帶扭傷、1次半月軟骨裂傷等)卻是我的數倍以上。老天,既然你給了Deisler絢燦的天賦,卻又何苦給他如此殘酷的命運?


 


    最後,我要說聲:「巴斯蒂,你辛苦了!」我將永遠記得你帶來的絢爛光彩。



 


謝謝你,Sebastian Deisler 你的英姿將永藏在我心底!!


 



 

全站熱搜

mango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