習慣性告白:「老婆,我們會一起找到幸福的。」


 


    想必亞足聯主席Mohamed bin Hammam心裡是暗爽著吧!日韓兩支東亞強權都在準決賽掛點了,決賽成了沙烏地阿拉伯與伊拉克的波灣內戰。


 


新銳王者與傳統冠軍的對決


 


    日本與沙烏地阿拉伯這兩國,可說是亞洲杯冠軍的大宗。近五屆的亞洲杯冠軍杯,幾乎為這兩國所瓜分。只是近兩屆的亞洲杯都是由日本所奪下,以近年來亞洲足壇的生態而言,日本人理所當然地成了冠軍的大熱門,尤其是在擊敗被視為另一個冠軍熱門亞足聯新鮮人澳洲隊之後。只是誰也沒料想到,在前四場比賽強攻擅守的東洋武士,卻著了沙烏地阿拉伯的「流沙地獄」防守的道。


 


藍色武士攻擊重心慘遭鉗制


 


    其實,日本人之所以能連戰皆捷,憑藉的就是中村俊輔的攻勢創造,以及高原直泰的轟炸球們能力。於是,阿拉伯主教頭Cezar Pinto針對藍色男孩的強大進攻力,佈下了一個超級誘人的陷阱。他拿HasawaiAl Mousa等後衛死貼著高原直泰,也針對中村俊輔採取了拿球即貼上身的防守方式。在兩個攻擊重心被鉗制的狀態下,日本人的拿手攻擊力可說是被巧妙地擋住,這從他們的進球都不是從運動戰中得來便可知。


 


 


強項反成了弱點


 


Cezar Pinto的防守思考很簡單,他只要重點式盯住中村與高原,其他的就是採取阿拉伯人所擅長的區域防守。在開賽前20分鐘,日本隊體力充沛,因此跑位可說是相當積極。因此沙烏地阿拉伯幾乎是把大部分球員都壓縮在禁區前緣,讓大小中村、遠藤、駒野、高原、卷等球員的進攻空間壓縮至最小。當然,阿部等人的精準兩翼長傳仍能不時滲透對手的邊路,但日本人想要在擁擠的禁區中討生活並不容易,尤其是他們的空中戰能力一向孱弱(最強的高原被守死了),因此你只能看到日本人一次又一次精準美麗的croosing,卻無法看到任何進球,甚至連射門也看不到(40分鐘時,射門次數日本2:沙烏地5;射中目標次數日本1:沙烏地2)。



 


    事實上,在前20分鐘過後,日本人的嫻熟戰術配合,反倒是成了他們陷入阿拉伯人防守陷阱的最大原因。不夠快的小組配合,讓日本人的攻擊變得單調,除了駒野、中村俊輔、遠藤、加地等人的邊路配合,就是以禁區中間的卷、高原作為策應的滲透傳球。但日本人實在對自己的個人腳法、團隊配合太有自信了,總以為能憑藉這些找到最佳破門機會,因此反倒在攻擊節奏上多拖了一個動作。該轉身射門時,他們就會多推一個直線短傳。該長射轟門時,就會多一個假動作變成吊中。該截球射門時,反而將球漏過給遠點隊友。過於繁複的技術性配合與過於無私的心態,讓藍色男孩在場面上佔盡優勢,射門次數卻遠少於阿拉伯人。


 



我們可以看到,日本隊的得分憑藉的是中澤佑二的強力頭槌,以及阿部勇樹的漂亮倒掛金鉤,但這兩球卻都是定位球得分,這也代表著日本人擅長的組織運動戰並沒有發揮該有的效用,因此輸球也不足為奇了。


 




 


沙烏地以防守、個人技巧取勝


 


    相反地,阿拉伯人就只是簡單地執行自己的計劃,實在地發揮自己的特色。他們在日本隊體力充沛、跑位頻繁、傳球準確的時候,就執行密集防守。等到日本隊體力稍有下滑時,沙烏地著名的沙漠地獄區域防守就出現了。當日本隊往禁區中間做短傳配合時,沙烏地在中間塞滿了人,但當日本人往兩翼做撞牆配合時,沙烏地的邊路防守球員往邊線押的速度又特別快,因此中村俊輔、駒野、加地、遠藤等人往往很難舒服地從禁區兩側起球。


 


    在15年前的中東,沙烏地阿拉伯可算是十足的個人技術領先者,而現在他們的個人技巧依舊出色,再加上熟練度極高的防守反擊戰術,光靠這點就讓日本人慘遭致命突擊。Malek Maaz的兩個進球都是靠簡單的反擊配合所完成的。



 


    不過日本人的踢法也有可議之處,除了中村俊輔和高原直泰之外,日本隊的球員處理球來都是患得患失,老是想靠局部配合、局部人數優勢來壓倒對方,因此處理起球來老是多一個節拍、不夠果斷,許多禁區外緣的射門良機都因此而流失了。而待比賽後段日本人想搶分時,大小中村等人才開始嘗試長射的攻勢,雖有威脅性但為時較晚。至於Osim在最後搶分階段時換上佐藤壽人、矢野貴章,打算以長傳衝吊來衝擊對方大門,對此個人認為其實立意相當不錯。而日本人的長傳也算相當精準到位,只是幾位前鋒球員站位過於集中,再加上沙烏地的密集防守,因此往往只能搶到第一點,卻無法搶到第二點來控下球,這也讓日本人只能徒呼負負。



 


    此外順帶一提,個人認為澳洲籍主審Breeze最後沒收日本那顆角球有點鳥,畢竟即使比賽結束時間已到,只要球賽處於單次進攻進行狀態,就不該直接吹哨結束,更何況那時看電視上的時間還有約10秒。

全站熱搜

mango0831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